你在玩《只狼》 他们在玩《极品飞狼》

2019-04-24 09:34:58 文 / 诺亚

  本文系多玩新闻中心《观察》栏目原创,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只狼:影逝二度》速通记录近日再次被刷新,新纪录为24分37秒。

  看到这则消息后,我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游戏时间,33个小时,但我没有通关,还在一遍遍听着剑圣一心的教育:“犹豫,就会败北。”

  很难想象,20分钟连我打一只精英怪的时间都不够,竟然已经有人能从头到尾通关一遍。

  这意味着你把一款游戏反反复复通关五次之后,G胖还得老老实实给你退款。

  这也勾起了我强烈的好奇,《只狼》有10多位BOSS,就算全程瞬移,平均打一个BOSS只花两分钟,时长也超过了24分钟。

  这种难以置信的成绩,是怎么打出来的?

  不是一个游戏

  我向来是一个不看攻略视频的玩家,一是怕被剧透,二是怕他人现成的思路削弱我探索游戏时的成就感。

  虽然我的大脑不允许,但我的右手还是很诚实的点开了视频。

  没有意外的是,这位速通大佬对游戏地图的熟悉程度堪比自家后院,尤其在《只狼》这样一个地图自由度非常大的游戏里,大佬的前进路线无疑是没有浪费丝毫时间的最优解。

  但这种意料内的操作仅仅持续了不到五分钟,接下来的画风瞬间就从《只狼》突变为《极品飞狼》。

  原本花了笔者很多时间的精英敌人“火牛”,大佬直接通过诡异的跳墙踏上了一条凭空立起的横梁,直接免战。

你在玩《只狼》 他们在玩《极品飞狼》

  还没等我发出惊叹,大佬就再次利用地形坑杀了第一个BOSS“鬼刑部”。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脑海里就只存在一个句式:“这BOSS还能这么打?”

  无数新人的导师级BOSS“苇名弦一郎”,被卡在墙角毫无反抗的击杀。

你在玩《只狼》 他们在玩《极品飞狼》

  伤害奇高、招式复杂多变的幻影破戒僧,被大佬用“灰烬团”“鸣种”这样不起眼的道具压制,然后直接被忍杀。

你在玩《只狼》 他们在玩《极品飞狼》

  这些原本要让无数玩家认识“死”字的BOSS,被这位速通玩家以一种几乎是羞辱的方式无压力的秒过。

  更夸张的是,《只狼》精心设计的地图也成了摆设,大佬卡进了一面有BUG的墙壁,然后,主角就拥有了在天上游泳的异能。

你在玩《只狼》 他们在玩《极品飞狼》

  于是,《只狼》又从跑酷游戏变成了游泳模拟器,主角能够无视一切陷阱和障碍,直接在不同场景直线穿梭。

  而大佬究竟是如何从无数面墙中找到这一通向另一个世界的捷径,又是如何在BUG世界的一片混沌中找到方向,并精准游到目的地的,咱不知道,也不敢问。

  当然,大佬能够速通绝不仅是靠邪道。

  在面对修罗结局最终BOSS“老年苇名一心”时,他在没有学习任何技能、攻击力与体力也没有经过任何升级的情况下,用初始的角色完成了无伤击杀。其对战斗的理解,也早就远远超过了一般的高玩。

  至此,我对于这个奇迹速通纪录的好奇总算得到了满足。

  大佬和我玩的真的不是同一个游戏。

  我玩的是《只狼:影逝千百度》,大佬玩的是《极品飞狼:影逝地平线》,他们比的,是谁跑得快,BOSS,不过是赛道上的障碍物。

  超乎寻常的努力

  如果你是魂系列爱好者,应该对这名速通大佬的ID不会陌生,Distortion2,他曾创下过《血源》《黑魂》等多个高难游戏的速通记录。

  而目前,他同样在《只狼》的速通榜上足足领先第二名2分钟有余。

你在玩《只狼》 他们在玩《极品飞狼》

  在领先一秒都是荣耀的速通领域,2分钟堪称一道鸿沟。

  不过,能在速通榜单上出现的ID,都已经是脱离了普通玩家范畴的骨灰级大佬。

  这种难以想象的游戏理解,我们首先可以把他归结于天赋,有的人生来就有某方面的特长,这一点相信很多人都能理解。

  以电竞为例,在训练强度相差无几的情况下,就是有人格外强大,能在强者的世界里脱颖而出。

  但支撑天赋的基础,还是努力。

  在速通视频的右下角,能看到一组数据,最显眼的是通关用时。

  而右上方的696则不那么引人注意,这代表着Distortion2已经在《只狼》尝试了整整696次。

你在玩《只狼》 他们在玩《极品飞狼》

  我们难以去估算这696次的通关究竟花掉了多少时间,但这种强度未必会比职场人士经常挂在嘴上的996低。

  毋庸置疑的是,这绝对是普通玩家难以承受的强度,在这种频率上,游戏本身的娱乐意义早就被消磨殆尽。

  这要求玩家不仅热爱游戏,还要耐得住寂寞。

  国内有一个知名的游戏速通团队“喂狗组”,《只狼》刚发售不久,他们就推出了剧情杀BOSS“苇名弦一郎”的无伤视频。

  相信很多看到的玩家第一反应都是:卧槽?!这BOSS还能杀?牛逼!

  但也有知情的网友表示,喂狗组为了不触发剧情,只要一受伤就跳崖重来,一次无伤的背后堆叠着100多具尸体。

  这些骨灰玩家的努力程度,其实根本不用怀疑。其中的成员伯爵和羽毛表示:除了家庭和工作之外的时间,全部给了游戏。

你在玩《只狼》 他们在玩《极品飞狼》

  在他们的直播中可以看到,他们可以一下午对着一面墙不停的艹几个小时,从各种角度研究卡出BUG的可能性。

  游戏对于他们而言,更像是一道待解的数学题。

  术业有专攻

  在学生时代,每道题都会有一个标准答案,大部分学生都只求掌握最简单直接的那种,能得分即可。

  但总会有一些同学费尽心思的去研究一道题的多种解法,看看有没有更多可能性。

  在有些人眼里,这是浪费时间,太不实用。但这种不从功利角度出发的行为,才是一种最纯粹的兴趣。

  解题的人不会在乎用不同的方法得到同样的答案有没有意义,他们享受的,是寻找答案的过程。

  同样的,大佬玩家研究N种方案来更快的通关也不是为了追求意义,而是单纯的享受研究游戏本身。

  说实话,每当我看到高玩行云流水般的游戏视频,我都忍不住的要怀疑一阵,我是不是真的手残,真的笨?

  但看到大神们通关计数板上动辄百位数的数字,又不免一阵释然。

  术业有专攻,上万小时的游戏时间,早就让这些大佬玩家成为了游戏领域的专家级人物。哪怕是接触一款全新游戏,无数游戏积累下来的经验也能让他们迅速脱颖而出。

  而我们普通玩家能做的,就是找到自己喜欢的领域,然后成为这一领域的大佬。这样你就能在游戏操作被完全碾压时,还能倔强的告诉自己,你游戏虽然玩的牛逼,但喷人肯定没我厉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