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朝鲜,人们是怎么玩游戏的

2017-07-20 09:54:46 文 / Ocril

  因为无知,所以求知。本文系多玩新闻中心《无知》栏目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授权。

  在首都平壤的广场上,23米高的金日成铜像俯瞰着距离市中心大约10公里的高墙。两米多高的黑砖,围起的是朝鲜最大的合法“自由市场”。

  走在平壤的大街上,市民们会告诉你这个市场里可以买到中国有的所有商品。但有几类东西是无法在这个市场里出现的,它们基本都是一些娱乐商品,包括影视、手机、电脑甚至游戏。

  于是,在朝鲜边境滋生了一些地下渠道,他们贿赂官员走私这些在朝鲜被禁止的商品,形成自己的供求市场。也不是所有人都能购买到这些东西,在朝鲜有能力找到黑市渠道是一回事,而另一回事则是有能力购买。往往这些商品的价格被黑市商人提到比中国黄牛更疯快的价位,只有一些中产阶级才有能力购买。

  “在朝鲜,如果你有途径并拿到这些非法的外国货,就代表你很厉害。”

在朝鲜,人们是怎么玩游戏的

  幸福指数

  游戏在朝鲜的黑市不是主要商品,只是附属品。它往往通过手机或者电脑流入到朝鲜。而这些预装在硬件中的游戏多为一些非联网游戏。

  和朝鲜本身对网络环境的监管有关系。互联网在朝鲜是不对普通民众开放的,包括手机3G上网。供朝鲜人使用的只有局域网。能在朝鲜使用3G上网的要么是权力人士,要么是外国旅游人士。外国人到朝鲜旅游可以办理朝鲜准备的3G上网卡,但为了避免外国人离境时不注销留给本地人使用的情况,朝鲜目前严令外国人离境时必须注销Sim卡。

  如果你有机会去朝鲜旅游,去一下朝鲜国家图书馆,你会看到久违的Windows 2005系统,也会看到一些无法关掉的黄色图片和小广告违和地出现在那里。你如果咨询那里的工作人员,他们也只能尴尬的笑一笑,因为他们对计算机的操作能力并不能改变这些。

  这是朝鲜的计算机和智能手机水平和互联网水平的真实现状。

在朝鲜,人们是怎么玩游戏的

  即使是这样,朝鲜人民对自己的幸福指数打分很高。房子都是免费的,吃饭有粮票,坐车也有车票,在朝鲜剩菜剩饭很常见,而每一顿都会吃的很满足。在这个基础上,再来些适当的娱乐开放,在大部分朝鲜人眼里都很惬意。

  朝鲜本地生产的手机中会预装一些山寨的《坦克大战》《愤怒的小鸟》之类的小游戏。

在朝鲜,人们是怎么玩游戏的

  这些小恩惠的“手段”像极了中国的六七十年代。一位朝鲜问题专家在朝鲜看到朝鲜小孩儿木然的站姿和呆滞的眼神时这样说“中国七十年代的小孩也是这种眼神”。

  他们对娱乐的要求不高

  2012年,金正恩上台成为朝鲜的领导人。同年,位于平壤的绫罗岛人民游乐园正式开放。这是两个很重要的节点,对于朝鲜人来说。

  这两个节点埋下的伏笔在2013年绽放了骨朵,金正恩允许在绫罗岛人民游乐园上建立一座电子娱乐馆。朝鲜人正式有了一个公开接触更多电子游戏的机会。

  CCTV后来报道了金正恩视察绫罗人民游乐园的情况,报道中称“金正恩表示电子娱乐馆能激发朝鲜青少年和劳动者的想象力,对文化生活的积极建设有重大影响。”

  后来流传于Youtube的这个视频告诉了我们,这座电子娱乐馆提供了哪些激发想象力的游戏。

  没有电脑,只有清一色的街机作为游玩的硬件设施。除了被考据为中国制作的《抗日:血战上海滩》的射击游戏外,其余的游戏基本上都是赛车、骑马等出现在中国商场或者广场中提供给幼龄儿童玩的游戏。有评论称“这些游戏我六岁的儿子都不愿意玩了”。

  但,我们在视频中看到他们玩的很开心。甚至,在他们的眼神里读到了一种“神奇”的对未知的期待感。

  朝鲜人玩过什么游戏?我们在被朝鲜禁止访问的知名旅行摄影师Eric Lafforgue于2008年发布的系列照片中获知了一些。陈旧的山寨“红白机”和盗版的《双截龙2》《功夫》等游戏,出现在2008年的朝鲜人所玩的游戏名单中。与此对比的是,2008年朝鲜以外的国家早已经玩上了先进两个世代的新引擎游戏。

  而国内有报道称,这些游戏也只有在几年才有一次的活动中才能公开接触到。

在朝鲜,人们是怎么玩游戏的

在朝鲜,成年人对街机的好奇度并不输于青少年

  这是一个一面暴露着自卑却又另一面表现出自尊心很强的国家。就像平壤的金日成广场一样,灯火辉煌,映衬着四周毫无一点灯光的十一点半以后的朝鲜居民区。

  朝鲜的电力问题相对严重,因此对居民的用电控制相当苛刻,即使是外宾入驻的朝鲜最高级接待酒店羊角岛国际饭店,也会有频繁停电的问题。走在朝鲜的大街上,望向居民楼,基本上家家户户的楼顶和阳台上都会有一个不大的太阳能电板,但大小功效看起来也仅仅只够日常电灯使用。也因此,在朝鲜常用的智能设备是手机,而不是电脑。电脑在朝鲜显得不是那么必要。

在朝鲜,人们是怎么玩游戏的

一名朝鲜人用iphone玩着类似于连连看的游戏

  十一点半是平壤人的活动分界线。所有的娱乐活动在这个时间线上都必须停止,从这一刻开始,平壤进入了一个静谧的夜晚。如果你在朝鲜旅游,导游会收走你的护照并友好提醒你不要外出,因为在一片漆黑的朝鲜深夜容易迷路。

  但他们每天过的都很开心,这和我们在中国知道的朝鲜“水深火热”不一样。如果没有亲历朝鲜真实生活,在外国人眼里的他们就像是舞台上的演员,时刻按照既定的剧本扮演着开心。而事实上,大街上醉酒、聊天、同行的他们确实在开心。

  大部分朝鲜人对娱乐多样性的要求不高,或者说因为没有太多认知而并不存在期待。

  暗流涌动

  每年因为从事地下黑市而遭到朝鲜抓捕的人不胜其数,但仍有更多的人加入进来。即使在平壤之外的朝鲜其余几个城市,各个角落都会有兜售商品的小贩,市场经济的萌芽逐渐在这个国家首都之外的城市绽放。

  尤其是靠近韩国的边境,这些年的“脱北者”基本上都来自于这里。朝鲜的屏蔽仍然阻止不了来自于他们口中的“南朝鲜”的文化入侵。

  一些人凭借着微弱的电视信号接收着从未知晓的新鲜信息,而一些人凭借“偷”来的网络悄悄地进行着游戏等娱乐行为。据国外数据报告称,朝鲜地区频繁有一些信号显示有人在这些地方玩着某些游戏。不可否认,有着一些人靠着篡改信息来冒充,但我们仍存着一些小确幸希望这些信号真实地来自于朝鲜当地。

  不断有青少年借助一切机会希望离开朝鲜。当媒体采访他们,他们的理由不一而同“我看到了一些从未见过的东西,我想更亲密地接触它们”。

  更开放的文化进入朝鲜已经势不可挡,它们通过各种渠道散播着文化的种子,而朝鲜政府似乎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感谢阅读]

  拓展:

  如果您觉得文章有趣的话,不妨关注下我们的专栏公众号:youhuacg。

  或者,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分享本篇文章给您志同道合的朋友们。

在朝鲜,人们是怎么玩游戏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