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栏目 | 看新闻: 热门 海外 手游 单机 | 策划: 榜单 盘点 评测 话题 囧图 | 专题: 发布会 专访 解读 | 游戏视频 游戏库 礼包
我的位置:多玩首页>多玩新游戏>多玩故事会:走近小人物 游戏对他们而言是什么

2015年第1期【总第1期】|编辑:胡编

多玩故事会:走近小人物 游戏对他们而言是什么

[发表时间:2017-01-02 23:54:58发表来源:多玩新游戏频道作者:胡编]

  郑重提示:本栏目属于纪实故事性文字,针对口味不限于资讯新闻、学术性文章的读者设立,更大力度满足多玩网友的阅读需求。如果在食用本栏目时产生各种不适,请及时吃药,并点击右上角的“X”,切勿继续向下滑动。

  今天是“多玩故事会”推出的第一期,总要聊下这个栏目是做啥的。入行以来,胡编一直担纲着记者、作者的角色,记录过很多游戏大佬的“风采”,却鲜有文字记录这些人,他们存在在各个小角落,“也许我刚刚在街边和他擦肩而过”、“也许刚刚和我一起挤过公交车”,但他们却组成了每个游戏的80%。他们为了什么玩游戏?为了什么在游戏里一掷千金却在现实吃两元钱的泡面?又为什么因为虚拟的游戏泪洒键盘?他们为游戏贡献了什么而游戏为他们带来了什么?本栏目将记录胡编采访过的这样的一群小人物,讲述他们的故事,像你像我又像他。

  【本栏目所涉及人物均为多玩真实采访原型,一旦发现是本人请立即与胡编联系领取礼物】

  PS:如果你有好的故事想要分享,欢迎投稿!投稿邮箱:tougao@yy.com

  多玩故事会:走近小人物 游戏对他们而言是什么

  8月底,我在珠海横琴长隆参加《剑网3》六周年的发布会。第二日傍晚返回广州,由于同行小伙伴的顺风车已满,就独自一人拖着行李箱到珠海城轨站乘坐城轨。也因为这种情况,让我结识了孙哥,一个在珠海跑出租的的哥。

  和孙哥认识的开始,我就像对待所有城市的“黑出租”一样没有任何感情地等车、上车。“不打表,100块到城轨站”这句很简洁的话,让当时在长隆看着天色渐暗即将错过城轨的我有一种“被敲诈”的感觉。几分钟后,孙哥到了,客气地帮我将行李搬上了车,路上他跟我释疑,之所以不打表是因为这个时间如果不是市政府要求是没有车愿意到长隆的,所以大家默认“为了多挣一点油费”统一不打表。但是依旧没能打消我对“黑出租趁火打劫”的厌恶。

多玩故事会:走近小人物 游戏对他们而言是什么

  车开到一个红绿灯路口,红灯时间挺长,我看着隔江相望在夜色下灯火辉煌的澳门并没有主动和孙哥说话的意图。他主动了,说道:“你吃饭了吗?”嘴里含糊的声音很明显是问我的。我扭过头看到他手里拿着一张冷煎饼,看表情明显吃的很开心。我见过很多出租车司机在车上胡乱塞几个面食充饥,见惯了之后也就不觉得奇怪,所以只是礼貌性回了一句“没”。这样,沉默很久的气氛就被打破了。而孙哥作为的哥的“擅聊”属性也被打开了。“你是来参加游戏展的吧?这两天我拉了很多人都是说去长隆参加什么游戏展?刚刚拉你之前还看到两个穿很奇怪的衣服的小姑娘。”

  我点头,但是仍没有准备多说。接下来就转变了,他说:“我也玩游戏,等下拉完你我就准备回家玩游戏。”从后视镜中,我能看出他的年龄至少35岁以上。“那你的车呢?”我知道开出租的有自己的一套时间,没有谁会愿意放弃傍晚这个乘车高峰期的好时间。“车就先停那。”“钱不挣了?”孙哥笑了笑,并没有开口回答。但是作为记者,我的好奇心已经被孙哥勾起来了,自然不会轻易放弃。

  孙哥是湖北人,现在落籍珠海,31岁,一个和相貌不符的年龄。“东莞的厂里打了两年工”让他看起来有些老,这是他说的。玩了八年的《魔兽世界》,我问他“为什么坚持玩了八年”,他说:“不知道,就是觉得好玩。你问我哪里好玩,我还真说不出来。”这个问题其实我自己也想过,最后也是没有答案,或者说是时间长了忘记了答案属于哪个方面。做孙哥这一行玩游戏的都是刚刚二十出头的孩子,车队里的孩子都是玩《英雄联盟》之类,而像他这个年纪还玩游戏的几乎没有。我问“有没有拉过身边的人一起玩”,他说开始的时候拉过,要么那些小孩儿嫌老土,要么年纪差不多或者年长的都说玩游戏坏事儿、浪费钱。“大家干出租,挣钱都不容易,我也懂。”孙哥叹了口气说道。

  “那你放弃挣钱去玩游戏不觉得可惜吗?”“可惜,家里点卡都堆了几盒子。”“你老婆让你玩?”“开始不让,后来我教她让她和我一起玩。”

多玩故事会:走近小人物 游戏对他们而言是什么

  孙哥跟我聊了很多,比如他开出租前在东莞的那两年“颓废”的打工经历。初次离开家门“怀揣着有朝一日变成有钱人梦想”的孙哥被亲戚介绍到东莞的一家厂子打工,那个时候东莞还有点乱,厂子里更乱。“保安都是土匪,惹他不高兴他就打你”成了孙哥在东莞经常经历和看别人经历的事情,孙哥他们也有自己的小团体对付保安的“暴行”和厂子。后来小团体的人走的差不多了了,剩下孙哥几个新人蛋子,保安开始报复,厂子里也拖欠工资。这还是孙哥进厂的第一年,忍受够了孙哥就跑了。之后的一年,孙哥就开始沉溺于网吧,没日没夜的玩游戏。“当时裤兜里没啥钱”的孙哥看到别人在网吧喊着“充多少多少钱”,都会凑过去看一眼,“那是啥游戏会花那么多钱”。因为对于孙哥来说,每个月固定一张点卡钱就已经是他的极限。他还说,“其实那几个充那么多钱玩游戏的人我都认识,都是附近厂子里的,也穷!但是他们玩游戏的时候真的开心,我自己就是。”还有一层是,“在东莞打工能有啥玩的,要么钱花在婊子身上,要么花在玩游戏上”。

  “东莞那两年,过年别说回家,我连电话都不敢打。”孙哥说其实东莞的那一年已经完全不能没有游戏了,后来来珠海,干了出租,买了房子,讨了老婆,游戏也没放弃过。“我在珠海四年买了房子,我老婆说我玩游戏像个傻逼,宁愿在游戏里花钱都不给她多买一件衣服。”

  我问孙哥,你玩了八年的《魔兽世界》,记得住那些资料片名字吗?他却回答我“资料片是啥”。我有些惊讶,这对于任何一个我平时接触最多的多玩玩家来说都是不应该的,“燃烧的远征”、“巫妖王之怒”、“熊猫人之谜”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本应该能记住。后来我在脑海里整理这个聊天片段时才反应过来,对于孙哥这样的游戏玩家来说,他需要的是“让他有游戏玩就行”,他并不关心“资料片是啥”“有哪些新内容”,因为他从未离开,总会接触到。

  孙哥颇骄傲的跟我说“我还是个团长”、“我不去打副本我的团就不行”。这是为什么孙哥愿意每周放弃一天的乘车高峰期搁下车回家下副本的原因。期间,他老婆来过一次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到家。

  其实他并不知道,游戏已经是他生命里丢不掉的一部分。他只是觉得“开完车回家打开游戏就很舒服”。他愿意花钱给自己喜欢的游戏,哪怕自己收入不高,但是他也会厌恶那些“玩游戏乱花钱”的人。他并不懂游戏有哪些类型,不知道游戏媒体是什么,不知道即将游戏里有哪些新内容,他在意的是这个游戏能不能永远玩下去。

  孙哥问我:“你是搞游戏的,懂得多。你说这游戏我玩了八年了,车队那帮小孩儿说它被淘汰了,我到底还能玩多久?”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多玩故事会:走近小人物 游戏对他们而言是什么

  小伟是我的高中同学兼铁哥们儿。他是一个非常狂热的《DotA》粉丝,狂热到什么地步?他从不承认《DOTA2》是《DotA》的正统续作,在他看来“《DOTA2》又难看又不好玩”。当然,《英雄联盟》在他眼里更是“菜如狗”的游戏。我们经常一群人去网吧找他,然后看他叼着一根烟,一副满足又自信的模样秀操作。

  读大学后,我问他为什么不自己买一台电脑在宿舍玩。他说“不舒服”。我当时并不理解他的这句“不舒服”,在我看来他就是矫情、恣意妄为。其实他当时已经有了一台电脑在宿舍并且拉了网线,他室友说他当时也是说了一句“不舒服”之后再也不碰那台电脑,而是烧钱去网吧。

  他喜欢网吧的氛围,这是他之后的解释。网吧对小伟来说,是“另一个家”,“他能够找到自信的自己”。无论什么公开场合,只要没了电脑,小伟都是自己孤单单地在一个角落里呆着拿着手机看《DotA》教学。如果我们剥夺了他看手机的权利,他就变得沉默不语。我曾经很担心我这个得了“网瘾”的哥们儿。

多玩故事会:走近小人物 游戏对他们而言是什么

  我高中同学里唯一一个高考三年才读大学的就是小伟,无论是第一年还是后两年复读,网吧都是他的“第二个家”。考的大学也并不如意,一所郑州的三流专科学校,对于一个来自于农村家庭的孩子来说是一份压力。小伟在这所学校的很多同学都是家庭富裕只是来混一张毕业证的。他除外。

  大学四年尽DotA,简直就是小伟的写照。我问他,“你打到1800分有什么用?”他说,“玩呗。”“那你有想过以后吗?”“毕业再说。”

  这样的对话,不止一次和他说起,对话内容几乎没有变过。

  小伟大学毕业后,也不着急找工作,依然毫无忧虑的泡在网吧。他说他身边的同学都跟他一样。他忘了的是“别人的身份和他不同”。大学四年欠下的钱,别人也不好意思再要,于是他又能毫无忧虑的玩《DotA》。后来迫于他爸的压力,他在佛山帮他爸看停车场待了半年,就找了个借口又回到郑州。

  毫无变化,小伟的生活依旧是“打《DotA》,看从零单排视频,打《DotA》”。后来我和他有了一次长谈,地点仍旧是网吧。

  小伟觉得“如果不玩游戏他也不会好好读书”。他身边的环境一直都是“小伟,我们去玩游戏吧”这样的呼喊,无论是高中还是大学。而他本身并不是一个意志力很坚定的人,不可能做那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小伟一开始玩游戏“只是觉得新鲜”,后来他觉得“和大家一起玩游戏很享受”。最后朋友都不玩游戏了,有别的事情做了,反而他没有事情做了,只能“继续玩游戏”。他在网上认识了很多朋友,这些朋友都和他一样“玩游戏起来特别自信,回到现实生活中就是怂B”。而他自己,其实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

  在网吧包厢里,他玩着《DotA》,我看着他。他说:“如果真不让我玩游戏了,我估计会疯。你们老说我没长大,可能是。但是我肯定会长大。”

多玩故事会:走近小人物 游戏对他们而言是什么

  这本身并不能算作是一篇真正意义上的采访,而是一次朋友和朋友的谈心。作为一个游戏编辑,有时候我会想游戏的究竟是什么,能不能归纳成几点,这是一种上纲上线的思维。游戏对小伟来说,已经不仅仅是“无聊的打发”,而是“自信的第二世界”。他一如既往的玩着自己的《DotA》,并期待着有一天他自己的成长到来。他沉迷在“自己的期望”当中,旁人助拔不得。

  当我知道了对小伟而言“游戏是什么”之后,我特别想问小伟,对他来说“什么是游戏”。可是我再也没能联系上他,他的微信虽然还在群里,却彻底消失在我们的圈子里。[感谢阅读]

分享到:

关注多玩微信公众号、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