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栏目 | 看新闻: 热门 海外 手游 单机 | 策划: 榜单 盘点 评测 话题 囧图 | 专题: 发布会 专访 解读 | 游戏视频 游戏库 礼包
我的位置:多玩首页>新闻中心>众观2016年度盘点:回看行业那些人 口中说了哪些话?

2016年第44期【总第64期】|编辑:迦南

众观2016年度盘点:回看行业那些人 口中说了哪些话?

[发表时间:2016-12-24 17:12:06发表来源:多玩新游戏频道作者:迦南]

众观2016年度盘点:回看行业那些人 口中说了哪些话?

  2016年还有8天就走到尽头,在2017年来临之际,你可曾记得过往一年所听到的观点和言论呢?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因为它可以投射灵魂,那么我们也可以说嘴巴是心灵的大门,因为迸出的每一个字、每一个词,以及每一句话都反应出一个人的内心想法。这个想法或许是原生态且不加修饰,或许是迫于现实而做出妥协,但它所代表的观点,却有着无比巨大的价值。

  若干年后,当我们已经逐渐淡忘这个行业所发生的事,唯有短短一两句话能够在瞬间开启那扇记忆的铁门,让我们回忆起曾经的点点滴滴。考古学家究其一生研究先祖所残留的话语,只为能够最大程度还原历史真相,身处游戏行业的我们,自觉并没有肩负如此崇高的历史使命,但作为一个记录者,尽自己最大努力为这个行业做出微薄贡献,却也是指责所在。

  如果游戏行业的历史能够因为“一句句话”而不至于成为空白,那么《众观》栏目的本愿也算达到了。

  按照惯例,本期的众观将以盘点形式,为各位重温过往一年中的代表性发言,单独一句话所能承载的信息量终究有限,但如果放在一起来看,或许能够引君深思,又或者是博君一笑。

  最后,小编衷心感谢各位读者一路以来的相伴,希望在以后的岁月中可以继续并肩而行,老祖宗有云“祸从口出,病从口入”,嘴巴这个玩意儿,还真是奇妙的很。

众观2016年度盘点:回看行业那些人 口中说了哪些话?

  第一部分:国内杂谈

  有的企业,用“青翠岁月,打造帝国”的豪言壮语伪装自己;有的老板则拍拍胸口,坚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还有的人则直言不讳,游戏产值这么高,其实跟你没关系。

  大佬们继续赚着票子,吹着牛子;职员们继续加着班子,骂着娘子……哦对了,安静许久的“网瘾”话题又被人们议论起来,我们才惊讶的发现,原来所谓的“戒网学校”依然还在运转。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Steam崛起,单机游戏逐渐有复苏迹象,国外主机游戏也以积极的心态开拓中国市场,希望未来能够越来越好。

众观2016年度盘点:回看行业那些人 口中说了哪些话?

  用我们的青葱岁月打造我们的游戏帝国!

——某游戏公司办公室标语

  今年的游戏产值有1500亿,但和你有关系吗?除了大部分腾讯的兄弟以外,和在坐大部分人其实没关系。

——邹涛 西山居CEO

  公司唯一的出路是研发精品手游,谁研发出精品,公司就给该游戏负责人发奖金和股票。如果公司奖励没有过亿,我个人给你补齐。

——史玉柱 巨人公司董事长

  公司不会放弃游戏,会像父母放手长大后的孩子一样。

——陈天桥 盛大CEO

  我们只是一个投资者,从头到尾我们就只是一个投资者。

——朱骏 九城CEO

  手游发展到今天,IP的价值越来越高,不仅仅是因为游戏的内容,更重要的是跟电视剧的互动和这个IP的推广价值。

——雷军 小米科技创始人兼CEO

  孩子们在拿到手机试玩的过程中,可以利用短信的方式越过家长直接付费,所以手游厂商会比端游、页游更具生存空间。

——欧明 乐堂动漫副总裁

  北上广深的用户流动很大,接收的信息很多,虽然他们是流行趋势的领头者,但对于一款游戏的忠诚度往往不够。

——王一 紫龙娱乐创始人

  很多人在网游里可以一掷千金,为什么不愿意花钱买单机呢?因为价值无法被认可。

——吴立 杉果游戏CEO

  我有一颗爱端游的心,我不屑玩任何手游。但是做端游没有钱,做手游赚钱。

——土方 某公司手游产品运营

  在中国,掌握自己的产品走向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

——梁其伟 游戏制作人

  我们认为普通用户和付费用户的生命周期是一样的,只要等级不拉开,其它拉开都可以。

——白楠 祖龙娱乐制作人

  大家都被游戏行业虚假的繁荣景象蒙蔽,没错,做游戏是你的理想,可你的理想不是给《传奇》加个翅膀卖钱,你的理想也不是漫无目的加班。

——Dyingmaster 国内某游戏策划

  本人33岁有余,怕猝死,无尽且无效率的加班让我的身体每况愈下。我不想万一哪天死了,然后家里人找公司要那少得可怜,还不一定会有的抚恤费……所以我选择离开。

——狂飙的蜗牛 国内某游戏程序主管

  很多游戏死在代练和外挂手上,游戏公司总会想办法消灭我们。不过,网游的机制决定它不可能无懈可击,我们总有办法找到路。

——丁先生 网游代练&外挂制作者

  哪个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我们家长又不是傻。

——将孩子送去网瘾治疗中心的某位家长

  目前我国尚无符合国情的网瘾诊断测量表。

——《未成年人网络游戏成瘾综合防治工程工作方案》

  儿子只有15岁,还未成年,游戏平台向儿子提供QQ币等虚拟货币交易应该是违法的吧?

——陈先生